Tuesday, December 16, 2008

Gade(1817,1890) - Symphonies No.7、No.4 & Concert Overture No.3





N.W.Gade 的生涯多在兩個城市之間遊走:哥本哈根以及萊比錫。前者是他1817年出生的地方,同時也在該城學習小提琴及作曲技巧,更在1840年因為一首 Overture Echoes of Ossian贏得該城市音樂協會的獎項。這個事件把他帶上國際舞台。在他死前四十年,他成了祖國音樂界家喻戶曉的人物--不儘儘是作曲家,同時也是音樂協會的指揮家。另一個地方,萊比錫,從1843年~1848年他在此地度過,很快的就成了布商大廈管弦樂團的指揮,在萊比錫的時光,也是他最多產的時候,他的重要作品均是在此地完成。值得一提的是,這個位在德國東南方的城市,在音樂上是保守派的重地。他的良師益友孟德爾頌支持著他對抗李斯特以及華格納他們的音樂。在此地的Gade,巧妙的把他的作品在浪漫派以及國民樂派之間取得一個平衡點。(http://klassischemusik.blogspot.com/)

他的Concert Overture No.3是在1846年尾時完成的,並在1847年新年的時候由LGO首演,他自己擔任指揮。樸素的標題,代表Gade已從最早的兩首序曲以描繪自然風光為形式,轉變為抽象譜寫音樂。同時,此曲定義明確,依據它的風格或許可以把它命名為“英雄序曲”。

降 B大調第四號交響曲是Gade八部交響曲中,第一部在哥城首演,而非萊比錫。由哥城重新組成的音樂協會所演奏,1850年十一月作曲家本人親自指揮。他早在前一年冬天就著手寫作此曲,並已經在萊比錫出版了。這部作品是獻給老一倍的交響曲作曲家Louis Spohr,確實,整首曲子有Spohr式滑順的旋律以及相似的樂器配置。樂團配置方面,包括了四隻法國號,但沒有長號(在樂譜手稿中是有包括一隻低音長號,但樂譜出版後卻拿掉了),樂器的分配是按照Gade的習慣,混合了千變萬化的木管、銅筒以及弦樂的音色。

第一樂章建立在三個對比明顯的主題之上。第一個主題有著美好音型的曲線,第二個諧謔主題帶有更多急速的音符,第三個主題從深處逐漸響亮升高。它巧妙的結合了短、平靜的序奏。降E大調 Andante con moto 稍快的行板(第二樂章),第一主題逐漸地打開一個窄窄的音符圈,又猛然飛到高處;再現部以一段狂歡的宣言開始,最後返回到一開始那受限良多的開頭。

第三樂章恐怕是最與眾不同的了,輕盈的恢諧曲樂章,G小調 6/8拍。狂然之姿穿越兩主要旋律以及兩條對立的trios(中段),到達顛峰時恰巧停留在尾段。終樂章由一定數量充滿活力與衝力的奔放式音階音型,以及一段重覆的樂符構成。唯一一個對立的元素就是那從第二主題分歧開來清淡的小調模態破碎的樂句。

在 1864年夏季完成的F大調第七號是Gade在世時最受歡迎的交響曲,1865年三月,由Carl Reinecke指揮LGO進行首演。首演之後過了幾天,由Gade本人親自指揮,在哥本哈根演出。很明顯的,兩個城市之間的交通並沒有因為1864年在普魯士爆發的戰爭而中斷。而Gade本人堅稱他的這首作品並沒有受到國際間這場戰士的影響。在他寫給姨妹的信中提到"第七號是清新、快樂的交響曲",和戰爭或是和平等議題都毫無關係,也很少有政治意味。這首交響曲以一個大踏步前進的6/4拍子樂章開始,帶有特殊的布拉姆斯印記--其一為使用了破壞性的旋律;其二將主題打散;其三,也是最顯著的特色,就是用了三隻長號。會有這個相似的地方,實乃因Gade在漢堡的後幾年就與布拉姆斯交上朋友了。Gade寫作第七號時,比布拉姆斯的任何作品都早了整整十年以上,Gade會受到布拉姆斯的影響是有此來由。(http://klassischemusik.blogspot.com/)

雖然Gade本人並不承認他的第七號有受到戰爭的影響,D小調慢板樂章卻似乎帶有點戰爭的色彩,尤其那些彌漫散布各處、焦躁不安的鼓聲連擊音型,甚至持續的進入到平靜的coda部分。而降B大調6/4拍,恢諧曲的樂章,如同第四號的恢諧曲一樣,是最守規則、最符合曲式模型的一個樂章。其接續不斷又完備的 trios(中段),被兩條對立的插曲給取代了--第一條是抒情,第二條是徹底的和聲。

舒曼式終樂章則是由兩個主題組成,其中一個主題在前兩個樂章扮演著很重的角色,而在這邊則賦予音樂抵擋不住的源源活力。

總的來說,Hogwood能夠理解到Gade混合了新古典以及保守浪漫樂派的特殊作風,Chandos會願意錄下這一套交響曲也沒什麼好驚訝的了。那首看似無奇的Concert Overture No.3,光看這曲名可能會覺得它是個瑣碎的作品,但這樣而錯失它則肯定造成遺憾。4&7兩首交響曲,包含大量豐富有趣的音樂元素,比如那讓人印象深刻的“葬禮進行曲”行板,以及第七號裡面那讓人嘆為觀止的恢諧曲,甚至是第四號交響曲那極為愉快誘惑人地終樂章,無一不是在挑戰你的感官。我只能這麼說:Gade很明白他的音樂該怎麼進行下去,而指揮Hogwood也同樣理解Gade的想法而讓音樂走下去。對於節奏穩定的控制以及完美明晰的結構,Hogwood從來不刻意約束定音鼓、銅管甚至是木管樂器的表現,Gade在世,恐怕也得讚賞不已吧。

1 comment:

coupdecoeur said...

Hello
a small mark at the time of my passage on your very beautiful blog!
congratulations!
thanks for making us share your moments
you have a translation of my English space!
Happy New Year to you and your family
cordially from France
¸..· ´¨¨)) -:¦:-
¸.·´ .·´¨¨))
((¸¸.·´ ..·´ -:¦:-
-:¦:- ((¸¸.·´* ~ Chris ~ -:¦:-
http://SweetMelody.bloguez.com